在亚丁的最后一天

作者:致逺悦读公社 时间:2018-07-13 00:25

原标题:在亚丁的最后一天

原标题:在亚丁的最后一天

我就知道回聊城后得有一堆事等着,但没想到的是一连十天没有时间写点东西,再不写都要忘记了。

(一)

一早起来,就吆喝着儿子起床,今天一定要早点出发,目标只奔:五色海和牛奶海。绝对不能再半途而返,因为今天的海拔实在是太高,所以媳妇决定和闺女不跟我们去了。

宾馆的早餐很丰盛,纵然是不丰盛也要多吃点,因为,实在不知道午餐的时候会在哪里吃、吃点什么?天上还在下着蒙蒙的细雨,但我知道,这里天气和平原不一样,雨是划片区下的,所以,山里面是什么天气谁也说不清楚,过一会的天气也非常的随性。踩着雨,呼吸着带有原古气味的清新空气,我去街上寻找超市,购买雨衣及午餐,再不能出现昨天被一阵急雨淋成落鸡汤的狼狈情境了。

首先还是买了两盒自热式的盒饭,然后是水和雨衣,好像还有点重要的东西不能忘记,对啊对啊,得带瓶小二上去啊!没有小二?你这里还是不是中国?我们这里流行贵宾郎,比小二好喝!好吧好吧,来一瓶,居然可以买三瓶小二的钱,唔,应该比小二好喝。带回来以后,还怕媳妇看到了,偷偷地塞进背包里,毕竟今天五色海的海拔是4700米,人家到高原都带着氧气罐,走一步吸一口,我带二两高度酒……如果不是缺心眼,肯定就是心眼缺。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艺高人胆大”,但或许还有一种说法叫“憨大胆”,川藏线骑行的时候21天里,没断喝酒,但都是啤酒,一直是心头的遗憾,现如今有机会了,弥补一下吧,下一次再进高原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宾馆旁边就有直达景区的大巴,5块钱一个人,整个香格里拉镇的宾馆都可以照顾到。今天进景区有一个“好处”,不用买门票了,只要有昨天的门票加手机里在景区内自拍的照片就可以进入,且车票也是半价,昨天120元,今天60,挺好的。其实,将游客多留一天的消费又何止这点门票和半价的车票,算大帐的话,还是这里受益。

再次重新走在昨天曾走过的路上,少了神秘与冲动,多了淡定与从容,看着满车新来的乘客对着雪山大呼小叫,感觉好“幼稚”,而实际上,昨天的自己正是这个样子。

从景区的大巴车上下来后,直奔昨天的乘车点,因为我非常怀疑我手环的耳机就是掉在那里了,因为昨天在那里接儿子的电话时手机听筒里没有声音,我还急的不得了。到了地方之后,果然手机里的蓝牙显示处于连接状态。这是一个停车等候区,为了使路面平整,架起了镂空钢板制作成的地面,缝隙大概有一指多宽,恰好可以将耳机漏下去。

钢板距下面的地面大概半米多高,我俩个弯着腰仔细的搜寻,我知道肯定不会被别人捡走,一则是没人会注意到半米下的一个耳机,二则是注意到了也不会去捡,太费劲。尤其让我心安的是蓝牙显示就在附近,所以,找吧。一阵乱找之后,我发现不行,跟儿子说,咱们两个并排走,看仔细点,争取找过的地方不再回头。刚开始没走两步,就被发现了,哈哈哈……发现是发现了,咋捞上来,从旁边钻进去,看了看难度太大。

找个树枝像钓鱼一样将之勾上来怎么样?好办法,可它只是个耳机嗳,咋勾?耳机上不是有一个软软的环形孔吗?直接扎进去不就行了!嗯嗯,快点找树枝去,没想到一下找到了合适的,更没想到一下子扎住了,轻而易举地就提上来,儿子还大呼小叫地不让拿出来,非要等他拍了照片才行。对于这个失而复得的东西,是不是以后要更加珍惜呢?它在离神山最近的地方待了一夜,已经被加持了神山的灵性,镀过了佛佗的光辉,我们再次的重逢一定是因为缘分未尽,好吧,我还要再通过它去聆听这个大千世界。

别再耽误了,撒丫子跑吧。

再次换乘电瓶车到络绒农场自不必赘述,离下车不远处就是乘马的地点,我问儿子要不要骑马,他说有病啊!就是就是,来爬山呢,干嘛要骑马,又不是走不了。

开始的路是近似平行地蜿蜒着,难度并不大,路的旁边是一块非常大的平坦的草原,开满了色彩斑斓的小花,还时不时能碰到几朵小花顽强地从盖在它们头顶的牛粪中钻出来,所谓的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在这里实在上太多,但我却分明从那些娇艳的花朵上看到了它们妩媚地笑。鲜花与牛粪其实是绝配,鲜花骄傲地绽放,牛粪提供了养分,成就鲜花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或许,与鲜花的容颜比起来,牛粪实在是可以嗤之以鼻,但“透过现象看本质”呢?不是绝配又是什么,鲜花得到了滋养,牛粪“死”的有价值!

路的正前方是时隐时现的雪山,右侧却是浓荫蔽日的原始森林,实在是想像不出雪山的寒冷与温暖的绿色是如何和平共处的?我们想像之中的极寒之地,都是光秃秃的,雪花飞舞百花无的景象,独有这里,雪山从绿树丛荫的青山中拔地而起,草甸就在雪水的穿越中开放出七彩的花朵,牦牛悠然地吃着长满中草药的青草,在一切蚊虫都绝迹的地方,植物与雪山相依相偎,冷与暖,白与绿,青石与七彩,阳光与云雾和谐地共存着,正是这样美丽的风景将人们从五湖四海吸引了过来。我们在这里感悟,在这里升华,本来是完全对立的寒冷与生命都能融洽地千万年相处,我们身边那些所谓的“看不惯”又有什么放不下呢?

(二)

虽然,亚丁号称蓝色星球上最后一方净土,但景区的路却并不干净,被走在其间的马蹄踩得泥泞难行,尤其要了命的是它们还不知羞耻地在上面又拉又尿,且还不是少数,至少有三分之一的路面上全是粪便,我严重怀疑是那些赶骡马人的故意为之,哪里的景区可以允许主要景观大道上布满了马粪,如果说马粪算做亚丁的特色景观的话,我就严重怀疑景区领导者的智商!

马的屁股下面加个兜子不可以吗?增加一些清洁员不可以吗?或许,景区的领导者们也奈何不了那些以赶马载客为生的人,他们或许就是想让这条道更加崎岖难行、恶臭满地,这样大家都来骑马上山好了,单程300元每人。

离雪山越来越近,还有一个观景台,我以为这就是今天的终点附近了,感觉有点无聊,难道专门来这一趟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吗?风景比昨天的也不强啊!实践证明,我实在是太乐观了,这个时候,整段路走了大概不到五分之一,如果再乘上难度系数,连五分之一也不到。

身上的背包越来越沉,我也开始跟儿子调侃:“你如果还是小时候该有多好,你累了我就背你上山。”儿子说:“你这么好吗?可是我不累。”“不累你还不背会儿包!”

……

走啊走啊走啊走,走到九月九,今天才五月吗?何时是个头啊……

路上听到最多的是呻吟声,这里有平时根本听不到的各种奇形怪状的呻吟,有的表示出痛苦,有的表示出兴奋,有的听不出啥感情,男的女的都有,一边呻吟一边喘着粗气,如果不是大脑缺氧,真的可以让人浮想联翩。要是,安放一个直播的录音系统放在路边,估计会被扫黄打非办公室第一时间给禁了。

这些游人中有恋人、有同学、有驴友、有看不出什么关系的同行者,但我感觉最佳搭档还是父子,老子要给儿子做榜样,儿子要证明给老子看,谁也不服气,都是一股“后娘打孩子——暗加劲儿”的气势,所以,我们一直在超越别人。看着一个又一个气喘嘘嘘的人坐在路边大口大口地吸氧,儿子突然有点好奇地问我:“氧气什么味儿?甜不甜?”我莫名其妙地感觉带儿子来一次高原,不让他吸一次氧,像是对不起他似的……

此时,已经是中午12点,饥饿的感觉开始悄悄地袭来,但我只带了两个盒饭,吃早了怕下午的体力会受损,所以,憋着一股气想走到山顶去吃,我还带着二两酒呢,怎么着也得是“会当凌绝顶”的时候喝啊,那才叫庆功酒!

正在这个时候,看到一个年轻人,坐在半山腰,居然拿着一瓶啤酒,等会等会,我再看看,真的是啤酒耶。我过去搭讪:“人家吸氧,你喝啤酒,厉害。”他就开始跟我吹,说他五千米以上也敢喝啤酒云云,我看着这张骄傲的脸,突然就想恶心他一把,说:“山顶一起喝去吗?我带的是白酒”。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抛过来一对那样的白眼!

我如果再年轻二十岁,肯定会跟他说:“你生气啦?过来打我呀!”然后就是往山顶跑,他追我就跑,他停我就扰,哈哈哈,就是这么淘。

别淘啦,前面还有不知多远的路呢?路是正在修的栈道,横七竖八地扔着锯好的方方正正的枕木,我跟儿子鼓劲说:“咱们爬山累,看那些修路的人更累……”况且,他们是生存我们是生活,他们出现在这里是以消耗生命为代价换来活着的资源,而我们走到这里是为了享受生活,是想在不同的环境下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虽然都是同样的失去时间,但我们却是主动的、积极的、愉快的,而他们却是被动的、无奈的被命运和生活所选择,我们又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生活中很多事好与不好,就看跟谁比,跟大款比永远都是穷人,跟领导比永远都是下属,但如果换个视角呢?是不是幸福马上就来临了,所以中国人所谓的幸福与痛苦不过是“比”的结果而已。

终于,终于,看到一点希望了,因为似乎看到了山的顶端,但此时路却分岔了,一条是向下较平的路,一条是通向山顶,真的如李健吾先生所写“后人见前人履底,前人见后人顶,如画重累人矣”。且比雨中的泰山更险峻,泰山最起码还有栏杆和台阶,这里连最基本的防护也没有,而山涧下正是深不可测的江溪,融化的雪水在其间咆哮而过,发出阵阵的嘶鸣,却看不到半点影子。

但我们还是选择了这条险的路,最后的实践证明我们是正确的,“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条路如果是从上面往下走更不容易。中间休息一会的时候,看着直直的山脊,我突然晕了,因为我有恐高的毛病,平时在老家的平房上都不敢往边上走,更别说这海拔四千多米的陡峭山崖了。我缓慢地抓着身边的石头转过身子,匍匐在山路上,努力地稳定自己的情绪,我真怕自己一个意念不专注就会滚下山去。

我对儿子说:“儿子,我晕山了,恐高的事儿,我不能坐在这里脸冲外,我慢慢地向上爬,你自己小心点儿,休息一会再追我即可。”儿子不放心,小心翼翼地跟在我的屁股后面,而我真的是爬行了一段距离,脑袋瓜子里不再有山旋转的画面了才敢试着站着走。还好,还好……

快到山顶的时候,有一个缓坡,坐着一个人在那里抽烟,我有点好奇,这原始森林里是不允许带火种进来的,虽然这个地方已经没有森林了,但他肯定得经过森林啊!我坐在他身边,按捺不住地想跟人借支烟抽,而实际上,我平时根本就不抽烟。抽烟也不是为了抽,而是为了装一下,人家吸氧咱吸烟,哈哈哈,想一想就挺痛快。

他将他的多半盒烟递给我,说都给你了,我说哪里用得着,我本来就不抽烟,感觉好玩,拍张照片。他将打火机递给我,打了五六下才打着,高原缺氧的不光是人,还有打火机。我点着烟后,将手机递给儿子说:“给我拍个照片,装个X”。把儿子给笑的不成样子,我才发现“笑成一团”这个成语其实是挺形象的。我照完之后,儿子说:“老爹也给我照一张,我也装一下”。

照完之后,我说发个朋友圈,儿子问我说:“你不怕你爹吵你啊?让他孙子抽烟……”

(少儿不易,请勿模仿,海拔4500米以除外)

旁边借我烟的哥们,一直在静静地看我们俩个,直到我们不闹了,他才小心翼翼地问:“大哥,您有水让我喝一口吗?”我靠,我就剩一瓶水了,还指望着午饭和下午呢?但咱总不能说没有吧,水是必需品,人家是真渴了,真需要。而烟是奢侈品,我不吸也能过,但人家没水喝了可真不行。我一边掏水,一边跟他说:“我就这一瓶水,还没吃饭呢!”哥们也算讲究,咕嘟咕嘟一气喝了半瓶,然后一手拿着水瓶,一手拿着手机自拍一段视频,内容是:“你们不等着我,我也有水喝,哼!”后面,这个“哼”哼的很牛气,拍完之后,怀着无限留恋地感情将水还给我。如果是在平时,别说半瓶水,就是半消防车水也可以送给他,但我们爷俩还没吃午饭,还有一个下午,半瓶水也是飞必需品。

抓紧收回来,放好,这个时候真的有点后悔带的水少了。

到达山顶后,跟儿子找了一个较为平坦的地方,坐下来开始“生火做饭”,就是将那两个自热型盒饭弄热,山顶上气温很低,不吃点热饭可真不行。我拿出我的贵宾郎,也学着用左手的无名指沾点酒弹了三下,敬天敬地敬神山!然后,一边喝一边让儿子给拍照,儿子也要拍一张喝酒的照片,好吧好吧,有啥样的爹就有啥样的儿……

拍完之后,就想发个朋友圈,没有信号!急死个人不?

(少儿不易,请勿模仿,海拔4500米以上除外)

一群野鹿进入我们的视野,引起游人的一阵惊呼,我急忙拿起我的相机拍照,这可是真正的野生鹿群,去海拉尔的草原上都没有看到。

所谓的五色海与牛奶海其实比我们村的水坑要大不少(不知道这样表达,客官能看懂不?),我对它们多少有点失望,这种失望并不是因为它们不漂亮,而是感觉走这么远、这么累,看到这样的两个小小的叫做海的湖泊不值得。而实际上,一路上不是风景吗?景点不过是一个符号,吸引着你走过那段路程,而真正的风景恰恰是在路上,在路上遇到、在路上思考……

回程的时候,一个藏民坐在不远的半山腰上招手,我跟儿子说:“咱们过去瞧瞧……”原来是有一棵活着的虫草,他说谁如果要,一口价40块钱!我问能拍照不?他说可以,我寻思:我拍个照肯定就不会要了,一棵活的虫草对于我的价值就是我见到过活着的虫草,如果再能拍个照片传给朋友们欣赏一下,目的就达到了,难道我真的要买下来嚼碎它们吃掉吗?

但受这棵虫草的鼓舞,下山的路上,我与儿子老是想在路边偶遇一棵虫草,好像冥冥中我们应该有缘分似的。

归途虽然也累,但因为知道自己距离终点还有多远,所以并不恐慌,走的也就轻松多了。甚至,快到乘车点的时候,我与儿子还小跑了一阵子,那些在上午忙着驮游人上山的马儿现在都悠闲的散布在草甸上啃起草来,那种马与自然的和谐相处的画面,对我是一种极端的诱惑,那一刻,真的想变成一匹马,步入其间,啃着绿油油的草,喝着纯净净的水。

回到宾馆后,老婆说今天晚上我们去参加锅庄舞会,只要在那里吃饭,就可以免费的换上藏族的服装,和他们一起跳舞。而我和儿子却一动也不想动,只想躺在床上呼呼地睡去,她们娘俩在宾馆待了一天,当然想在晚上狂欢一下了,而我与儿子今天“遭的是啥罪啊”。

但,后来,我跟儿子说:“咱还是去吧,不然,你妈会生气的”。儿子说:“好像真的嗳,去吧去吧。”没想到,去了会这么好玩儿……

夜已经深了,字也不少了,有时间再写吧,明天还有挺重的工作。

特别提示:有想买虫草的我可以帮着联系,绝对货真价实,稻城收货,无中间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40873429_488390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