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创新中国】从王牌彩电到智慧家电 这家企业见证了中国30年客厅革命

原标题:【创新中国】从王牌彩电到智慧家电 这家企业见证了中国30年客厅革命

  央广网深圳7月13日消息(记者马文静)“一定要在技术创新方面赶上世界领先水平。”经历了37年的奋斗探索之后,61岁的TCL董事长李东生向央广网记者道出了他的竞争之道。

从80年代时连磁带贴纸都要靠进口的一家惠州小企业,到如今在电视面板领域打破国外垄断、建立起国际竞争力的全球化电子消费集团,李东生带领的TCL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制造企业变革的缩影。

乘改革开放东风而起 改制激发活力

“高考改变了我的命运。”李东生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大学毕业之后,随着改革开放的号角从农村吹向城市,25岁的李东生回到家乡惠州,参与创立了中国第一批中外合资企业之一——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TCL的前身),成为这家公司的第43号员工。

图为TCL董事长李东生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央广网记者石昊鑫 摄)

在那个物资短缺的时代,市场蕴藏着巨大机会。录音机的快速普及带来了大量录音磁带需求,生产磁带的TTK由此获得“第一桶金”。1985年,TCL通讯设备公司成立,靠着按键电话、无绳电话等产品突破成为了当时中国最大的固定电话生产商,奠定了TCL品牌的基础。90年代,TCL开始进军彩电制造领域,向大屏彩电突破,依靠“王牌大彩电”一举拿下大屏彩电市场。

一系列突破之后,1997年,TCL迎来了公司结构和治理机制上的重大变革。作为国企改革的探索,惠州市政府与李东生签订了5年授权经营协议,通过了在当时颇具创造性和标杆意义的“增量转股”的改制方案——将TCL集团自成立到1996年的3亿元净资产全部划归惠州市政府所有,随后每年国有净资产利润率须达到10%以上,10%的净资产收益部分归政府,超出部分则按一定比例向管理层奖励股权。

“这个方案当时设计出来确实有它的超前性,在合规合法方面也做得比较到位,更重要的是奠定了企业长期发展的基础。”后来,惠州市政府向东芝、飞利浦等国外企业出让一部分股权,TCL正式成为非公有制企业。

创新的所有制改革方式,既使国有资产实现了保值增值,也激发了员工创造性,并推动TCL与股东加强产业协同合作,迸发出持续活力。到2001年底,TCL国有资产增长超过2倍,税收从1亿元暴增到11亿元。2004年,TCL集团实现集团整体上市。

并购受挫引发反思 不能让技术遏住“咽喉”

2001年,中国加入WTO,向世界敞开了大门,也为中国企业走出国门提供了新的契机。

“我们这个产业开放最早,中国企业也要适应从国内业务向全球业务转型。”李东生回忆道,当时许多中国企业已经不满足于为国外代工,开始启动国际化转型。

2004年,TCL接连并购法国汤姆逊彩电和阿尔卡特,吹响了国际化号角。然而,李东生没有料到的是,这两起声势浩大的并购竟让TCL一度跌入谷底。

“当年的跨国并购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对技术发展判断的失误。”李东生坦言,当年并购汤姆逊彩电业务时,其拥有的彩电技术专利是全球最多的,但是TCL没有想到的是,彩电技术趋势当时由显像管转向了液晶,而汤姆逊彩电的专利几乎全部集中在显像管。

“我们并购的时候觉得买了一大堆技术,上了一个台阶,实际上这些技术很快就没用了,而新的技术我们又不掌握。”大额并购与技术转型叠加的挫折,让TCL付出了极大代价。TCL遭遇了创立20年来首次亏损,18个月亏18个亿,用李东生的话说,就是“差点没活过来”。

反思受挫的教训,李东生意识到,这次“绊倒”TCL的,是技术能力的不足,必须把更多资源投入到技术研发上。

2009年,TCL向“烧钱”的液晶面板制造领域进军,启动华星光电液晶面板项目,希望摆脱液晶面板受制于国外企业的困境。

李东生向记者表示,华星光电立项时,手上既没有技术也没有经验,全球做面板产业的公司屈指可数,台湾、日本、韩国等地的几家企业都不可能对外输出技术。为此,TCL搭建了全球化团队,从台湾、韩国等引进了一批具有产业经验的技术人员,从零开始进行探索,最终建立起完全依靠自主创新、自主团队、自主建设的高世代液晶面板生产线。

要成为世界领先,技术研发必须马不停蹄。成立至今,华星光电累计申请专利29317件,累计授权专利6661件,2015年到2017年,华星光电在美国专利授权榜中位居中国企业前3名。2017年,华星光电生产的面板在全球销售量排名第五名。

在华星光电等中国面板制造企业的推动下,中国面板制造打破了国外厂商垄断,减少了中国对于液晶面板的进口依赖,中国的液晶面板自给率由2001年的15%提升到了2017年的80%。

坚定转型“中国智造” 布局芯片产业

“下一代的竞争力,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技术创新能力,这个能力是工业企业保持和建立竞争力的基础。”展望未来,技术创新能力的塑造是李东生最为重视的。

在李东生看来,一家制造企业,要赢得竞争力,必须秉持工匠精神,将产品做到极致,同时,必须拥抱新技术。他透露,去年TCL在技术研发方面投入47亿元,今后将继续加大研发投入。

未来,TCL将主要关注三大领域: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半导体显示。

“未来,我们所有的终端产品都能应用各种创新的智能技术,人工智能技术方兴未艾,未来可以应用的空间有无限的想象。”李东生表示,基础技术研发方面,TCL在东欧设立了人工智能技术研究所。

此外,TCL近期成立了专门公司,专注于智能制造。“TCL将从企业内部的智能制造升级开始,输出智能制造能力。”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华星光电8.5代线生产车间,许多工艺都已是自动化生产,部分已经实现智能化生产,各类设备在玻璃车间内忙碌工作,极少有人工参与。

在半导体显示方面,华星光电将在今年底投产T6项目(第11代TFT-LCD及AMOLED新型显示器件生产线建设项目),并且将建立T7(第11代超高清新型显示器件生产线项目)工厂。与此同时,依托广东聚华的国家印刷机柔性显示创新中心,华星光电将与其他企业共同探索印刷显示和柔性显示技术的研发。

芯片等新兴业务也是TCL在探索的方向。“从中美贸易摩擦的情况来讲,如果没有自己的芯片能力,我们还是会受制于别人。”李东生表示,TCL将坚持自己的方向,以轻资产、芯片设计技术为主。他透露,最近TCL成立了半导体芯片集成电路投资产业基金,已经投资成功了两个项目,有一个芯片公司已经上市,还有几个芯片项目的投资将在未来上市。“这是与我们产品有关的,未来在这个领域,我们会加大投入。”李东生说。

在全球产业竞争激烈的当下,中国制造业面临的挑战仍然严峻。李东生直言,相对于日本、德国、美国等国家,目前中国制造的挑战是高端制造、精密制造能力还有待提高。“以华星光电以及芯片产业为例,这些产业设备的精度非常高,中国的装备业短时间内做不出来。”

但李东生对中国制造的转型跨越满怀信心。他回忆道,“我记得在我们做TTK的时代,一个贴纸都要从香港进来,那时候中国工业是空白的,现在,这些设备我们都能做了。芯片、半导体显示需要更高级的设备,这类高端制造设备是我们努力的一个方向。”

“制造业到这个阶段,打的都是硬战,啃的都是硬骨头”,“只要方向对,不怕路远”。李东生坚定的说。

作者:马文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40965748_362042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