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儿八经说民国——釜底抽薪

作者:白羽飘飘 时间:2018-11-09 15:40
0

原标题:正儿八经说民国——釜底抽薪

原标题:正儿八经说民国——釜底抽薪

正当左宗棠饶有兴致的听着听着底下人讲着造船厂的设计蓝图时,突然一道圣旨来了“左宗棠由原来的闽浙总督,调任为陕甘总督,平叛回民叛乱”,而接任他闽浙总督的确是奕䜣的死党“吴棠”。这下左宗棠傻眼了,原来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最后全都便宜给了奕䜣。可是左宗棠能够得到曾国藩的赏识,证明他绝不是被人随便捏的软柿子。所以,他决定去找一个人,此人一出山,后面的棋就走活了。

此人便是大名鼎鼎的“沈葆桢”,也许大家对他还不是太熟悉,那么他老丈人大家肯定认识,此人就是“林则徐”。他考上进士那一年,有一个人和他一起来到大殿面试,一起同朝为官,此人便是“李鸿章”,李鸿章也将成为他一辈子的阴影。沈葆桢在太平天国席卷江南之际,保全了江西广信,从此名声大振,曾国藩对他委以重任,咸丰对他刮目相看。最重要的是他跟左宗棠的关系还是很铁。此时的沈葆桢正在家里丁忧守制。左宗棠来这么一个人来接替自己的位置,还是为自己精心打造的海军蓝图留了一手,不是你奕䜣想要就能要的。

可是当左宗棠找到沈葆桢时,结果却让左宗棠大掉眼镜,沈葆桢不同意,要知道这个闽浙总督的位置可是肥的流油,多少人挤破头了往里拱,况且掌握了这里,就能掌握将来清帝国的海军部队,治国平天下,建立不世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这不是所有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理想吗?怎么就能不要呢?其实沈葆桢不是不想要,而是不敢要。像他这种官场老油条,永远明白一个道理“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么好的事情轮到自己身上,肯定是有原因的。比如左宗棠想用自己来抵制奕䜣,甚至来堤防那个在上海的李鸿章,这两个人都是什么省油的灯,哪个都不好得罪。这个政治漩涡,值不值踏出去,还要再思量一下。还有个更关键的一点,福建船厂这帮人都是左宗棠的人,那几个法国人都是跟着左宗棠出生入死过的,他们平时对左宗棠是恭恭敬敬,谁知道对自己还会不会这样。更为重要的是,还有那个胡雪岩,左宗棠的铁杆粉丝,整个福建船厂的经济来源,所有东西都是胡雪岩一手买办的。自己一个人来到这里,左右没个自己人,马上就成了一个左宗棠的傀儡啊!所以,沈葆桢的办法就是再试探一下,看看这个左宗棠到底是真心想让自己出山,还是就想对自己遥控指挥。

于是就在左宗棠和沈葆桢会面后的没几天,同治皇帝的案头上放了一本联名信,沈葆桢联名福州百名贤达,向皇帝说明福建马尾厂的重要的性,并且有而且只有左宗棠才能担任起此项大任,至于什么平定甘肃回民叛乱,回头可以再说。总之一句话,我们就要左宗棠。但是沈葆桢不知道,在同治皇帝的案头上还有一封信是左宗棠写的,他强烈建议朝廷要派沈葆桢接替自己的位置。并且左宗棠有十足的把握,只有自己介绍的人,朝廷肯定会答应。因为朝廷需要他去打仗,此时曾国藩跟李鸿章的大部分主力都纠结在了山东,平定捻军。能组织起大规模军队的只剩下左宗棠的楚军,所以,他说的话,还是比较有分量的,沈葆桢的问题,朝廷不可能不考虑。

皮球又踢到了奕䜣这里,要说这些人真的都是人精,什么样的主意都能想得出来。奕䜣发挥了自己天才型的脑子,想到了一个既不得罪左宗棠,又能把自己的手伸到船厂。他成立一个类似于董事会的东西,由沈葆桢担任船政大臣,主管船政事务,吴棠人闽浙总督,负责解决船厂的经费问题。所有船厂的重大事务要由沈葆桢、吴棠、福州将军英桂、福建巡抚徐宗幹投票通过。就这样一个清朝版的董事局成立了。如果你要说奕䜣是一个具有现代思维的进步青年,他做出这些措施一点都不稀罕,可他是一个真真切切读四书五经长大的贵族子弟,他的这些举措就可谓是天才创造性思维了。但是,左宗棠看出这种布局有个重大的失误,就是他们忽视了胡雪岩的存在,要知道整个造船厂都是胡雪岩一手包办的,现在董事局没有他的份,这就为马尾厂此后的波澜留下了伏笔。

说实话,我们的祖国自古以来绝对不缺少聪明人,像奕䜣、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这种人,绝对可以算的上那时世界上一等一的聪明人。再看看他们同时期的,那些所谓的世界强人,我们的精英水平绝不比他们差,甚至那个带领日本走向富强的伊藤博文,办起事儿来,总感觉犟的不行,不懂变通。可是,我们却在这么多精英的领导下,败的彻彻底底。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们太过聪明了,我们把所有的这些智慧都奉献给了勾心斗角。关于他们几个之间的这些破事儿,我其实真不想写,写来写去就是你抢我的东西,我抢你的东西,之间来来回回,明争暗斗。但是如果不写,就交代不清北洋水师的由来,交代不清我国为啥能够在海军那么强大的情况下,完败给了日本。有时我总在想,我们的这种劣根性现在改了吗?事实证明一点都没有改,上到国家层面,下到黎民百姓,明争暗斗屡见不鲜,参与其中的人都感觉自己透着那股聪明劲,今天打到了谁,明天算计着谁,总觉得自己这样就是人生大赢家了。可事实呢?我们真正的对手永远不是自己人,他们可能是美国人、日本人,甚至是经济规律和社会制度。这些外在的东西虽然一直困扰着我们,但使我们灭亡的永远是自己的内讧。我们废话少说,还是来说一下此时的沈葆桢。

刚刚走马上任的沈葆桢就遇到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左宗棠的两个重要国际人才,法国人“日意格和德克碑”要回国了。原因是法国内部也出现了严重的内讧,这时伦敦宫廷一口咬定,福建船厂跟北京政府脱离了关系,自己在中国投入的大订单的钱要泡汤了。而游说伦敦政府相信这个谣言的人,却又是一个法国人“美里登”,此人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长期在中国政要之间担任着翻译工作,他还有一个死党叫做赫德,没错,就是那个总管中国海关的英国人。法国人“美里登”之所以离间福建船厂和伦敦政府之间的关系,跟英国人有莫大的关系。他们就是不想看着这么大的一份订单流落到法国人手里,而身为法国人的美里登甘愿当一个“法奸”,为英国人卖命。看来叛徒绝不是中国特有的产物。不过通过这件事情,也看的出来法国人的底色了,特别是那个拿破仑三世,这么容易就被人忽悠了,水平也是真的不怎样。

那么法国人能被真正的忽悠住吗?刚上任的沈葆桢又该如何应对,请看下集“一波三折”

做个无耻的小广告,如果大家想看更多的文章,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白羽飘飘”,直接搜“白羽飘飘”四个字,就能找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74263854_657721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