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缸黄酱吃一年”新解

作者:吉林日报 时间:2018-12-07 01:13

原标题:“一缸黄酱吃一年”新解

原标题:“一缸黄酱吃一年”新解

  曹保明说:“小时候,常听爷爷奶奶讲这句老话——一缸黄酱吃一年。”

秋风送走南归雁,科尔沁草原草黄了,苇甸子上的芦花白了,江河湖泊渐渐封冻了,时光告诉人们——一年要过去了。可对于查干淖尔来说,一场盛大的渔猎盛典冬捕就要拉开序幕了。

看出来了,家家都打起了致富的巧算盘。渔夫和渔场家属们都攒足了劲儿,要从年末12月到来年3月这近四个月的时光里大干一场。男人们准备好了浑身力气要上冰捕鱼,女人们呢?在查干淖尔,渔夫的家属们个个都是厨艺好手,她们准备拿出自己的绝活手艺开渔庄、开渔店、开渔猎馆,好给在冬捕期间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们做鱼吃呀!这样的日子里,渔猎文化发生地西山外屯家家饭店都在装修屋子、收拾店堂,村落街头巷尾的寒风里,打工的木匠和力工们不停地在村里走动着、吆喝着……

西山外屯北街口第二家饭店“关东渔庄”的老板娘尚影,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可当她打开自家酱缸时,她傻眼了,缸里只剩下不足半缸酱了!

中国北方民间,家家户户有一个生活习惯,每年下一缸大酱,而且一缸黄酱吃一年。无论炸锅、蘸菜、熬汤,大酱是过日子的宝中宝,老百姓甚至说:“没肉行,没酱受不了。”东北的纯豆酱,气味儿独特、纯香,不但炖鱼用它炸锅味道令人叫绝,就连酱缸里腌的小茄包、嫩豆角、生瓜蛋儿、黄瓜纽儿、撇拉疙瘩……哎呀,咬一口咸脆可口!难怪说张作霖当年一有病就要高粱米水饭酱缸菜下饭呢。可是东北大酱要在每年的旧历四月初八下,最迟不超过五一,不然酱“不发”。

这一下,可把老板娘愁坏了,眼瞅着冬捕开始游客要来了,咋办呀?!一夜间,56岁的尚影牙床子就肿起来了。丈夫王家吉安慰妻子说:“别急,这都是咱查干湖的大好兆头啊!”

妻子说:“怎么还是好兆头呢?”

“怎么不是好兆头呢?往年,咱这一缸黄酱正好够了,可如今,咱查干湖火了!就十一小长假这么几天儿,咱家的黄酱就下去大半缸!这是咱们预料不到的喜事呀!”妻子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一缸黄酱用一年,那已是过去的老习俗啦。现如今,真得改变过去的老生活习惯,得跟上新时代新生活的新方式和游客需求才行。

于是,两口子商量,既要延续查干湖传统的下大酱方式,留住乡土的气息和味道,还得总结下大酱的规律,主要是酱豆要能自然发酵。四月下酱是靠自然发,于是,两口子创造了返季黄酱制艺法,他们从长春、松原的“益民酱”社学艺,并带回“益民酱”做“酱引子”,通过自己泡豆儿做查干淖尔大酱,一天打六回笊子,屋里屋外搬三回缸促使其发酵,终于,做成了查干淖尔返季大酱。完成后一品:哎呀,味道和品质与乡土酱一模一样!加上他们保留了查干淖尔大酱炸锅炖鱼的古老手艺,查干淖尔古老的大酱炸锅炖鱼这道舌尖上的美食,原汁原味地传承下来啦。春天,尚影家种了半亩地辣椒,她和丈夫根据近年游客口味需求,又下了两缸辣椒酱,现在她家是120斤的返季土酱两大缸、80斤的鲜辣椒酱两大缸、20斤豆的豆辨酱一缸,总共足足五缸乡土酱……

一缸黄酱吃一年的古老岁月,有了动人的新解。

生活里,多少细微习俗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习俗是人们心底精神和理念的遵守,也是一种信念的递进和延续。它的改变,其实是我们的时代在悄然发生着巨大的变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80128042_265827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

0